戰前準備

日本

 

1944年的夏天開始,帛琉群島被約30,000名的日軍佔領,其中貝里琉島上約有11,000名,成員為第14步兵師以及朝鮮和沖繩的勞工們。由第14步兵師第二步兵團指揮官中川州男領導島嶼的防禦準備。

自從在所羅門群島、吉爾伯特群島、馬紹爾群島和馬里亞納的失敗後,帝國陸軍成立了一個反兩棲研究團隊以研究新的島嶼防禦戰略。他們決定放棄早期的岸際防禦戰術和魯莾的萬歲衝鋒。新的戰略為藉由以設在內陸的蜂巢般的防禦據點、以協同反擊取代萬歲衝鋒,使美軍的戰鬥意志因大量的犧牲而遭到磨損,進而中斷美軍的登陸行動。中川將防線集中到內陸,利用徒峭的地形構築一個由高度要塞化的碉堡、山洞和地下據點所組成的防衛系統。

中川的主要防衛中心為貝里琉的最高點Umurbrogol山,聚集了丘陵和陡峭山脊。位於貝里琉的中部的Umurbrogol山可以俯視包含了重要的機場在內的大部分島嶼。Umurbrogol山有著約500個經由隧道相連的石灰岩山洞。其中有許多被挖大以武裝為防禦據點。工兵於其上安裝了可滑動並可朝多方向開啟的鋼板門以防禦大炮和機槍。日軍以挖掘或爆破設置了許多不同大小並遍及Umurbrogol81mm150mm迫炮、20mm機砲據點,這些據點以輕戰車和防空分隊作為後援。日軍將洞穴的入口建築成傾斜的外形,以防禦手榴彈和火炎放射器的攻擊。這些山洞和碉堡以遍及貝理琉中部的巨大系統相連,使日軍可以在有需要的時候徹離或重新佔據這些據點,並且取得了內線作戰的優勢。

在灘頭上,日軍再度利用地形取得優勢。北端的登陸點面對著一個30ft(9.1m)高,可以俯看登陸點到一個小半島,後來被美軍稱作”The Point”的珊瑚礁海岬。日軍在海岬上炸出一個供給47mm炮用的洞穴,以及六個20mm機炮的洞穴。這些洞穴被緊閉到只留下一道射擊用的孔隙以攻擊海灘。類似的據點延續在面對著2mile (3km)長的登陸點前。日軍用數以千計的障礙物掩蓋海灘以阻止登陸艇,主要是用地雷和大量的具有引信外露,在被碾過時會引爆的重型砲彈。一個營被沿著海灘部署以防禦美軍登陸,不過,這些人的任務僅在於稍微遲滯美軍的推進,而將他們引入內陸被要塞化的山脊和丘陵。

 

美國

 

不像為了將來的戰鬥而徹底的改變了戰術的日本,就算是在比亞克之戰(Battle of Biak)因日軍的頑抗而承受了三千的傷亡以及近二個月戰術性遲滯,美國的入侵計畫仍幾乎和之前在太平洋的登陸作戰一樣。在貝里琉,美軍計畫在接近位於南部的機場的西南部海灘登陸。Chesty Puller指揮的第1陸戰團在海灘的北端登陸,Harold “Bucky” Harris指揮的第5陸戰團在中央登陸,而Herman Hanneken指揮的第7陸戰團在南端登陸。師屬炮兵團,第11陸戰團將跟在步兵團之後登陸。計畫是第1及第7陸戰團推進至內陸以保護第5陸戰團的側翼,使他們可以直接自登陸的海灘奪取機場。第5陸戰團將推進到東方的海岸,將島嶼一分為二。第1陸戰團將繼續推進到北方的Umurbrogol山,同時第7陸戰團將要掃蕩島嶼的南端。只有一個營被留在後方與81步兵師在貝里琉南方的安加爾島上的可用的部隊作為預備隊。

94,陸戰隊自瓜達爾卡納爾北方的帕奴奴啟航,在太平洋上航向2,100mile(3,400km)外的貝里琉。海軍的水下爆破大隊於海軍在912開始火力準備時,開始清除海灘上的障礙。

戰艦Pennsylvania, Maryland, Mississippi, Tennessee , Idaho,重巡Columbus, Indianapolis, Louisville, Minneapolis, Portalnd,輕巡Cleveland, Denver, Honolulu,以及三艘航艦,五艘輕航艦合計投下了51916in(410mm)砲彈,1,84514in(360mm)砲彈,1,793500pound炸彈,和73,41250機槍彈在這個只有6mile2的小島上。

美方相信炮擊取得了成功,海軍少將Jesse Oldendorf稱讚海軍清除了所有目標。實際上,日軍的主要據點均未受到打擊。甚至連被留下來防守海灘的一個營也都毫髮無傷。在這次打擊中,島嶼的防禦方以不尋常的射擊紀律以避免暴露自已的位置。炮擊事實上只摧毀了日軍的飛機以及機場旁的建築物。日軍仍然留在要塞化的據點裡,準備給美軍痛擊。

 

戰鬥

登陸

陸戰隊於9150832開始登陸,第1陸戰團於北方的 ”White Beach” ,第5和第7陸戰團於中央、南方的 ”Orange Beach” 登陸。日軍在登陸艇接近海灘時,打開鋼板門保護他們的位置,並以重型火炮痛擊美軍。一個利用珊瑚礁海角保護著側翼的據點以47mm反艇火炮和20mm機槍攻擊陸戰隊。前三個舟波很不錯,剩下的舟波則是陷入了地獄。到了0930時,日軍總共擊沉了60LVTDUKW

1陸戰團很快的就被來自”The Point” 的炮火給壓制住。Chesty Puller上校在一枚高速砲彈直擊他所搭乘的LVT時和死神擦身而過。他的整個通訊組在前往海灘時被一枚直擊的47mm砲彈殲滅。於南方登陸的第7團面臨了側翼暴露在炮火下的類似狀況。許多LVT在接近海灘時遭到擊沉,自LVT離開的陸戰隊們在淹們胸口,甚至更高的水中涉水前進時,遭到日軍的機槍擊倒而產生了大量的傷亡。而更多活著到達海灘的士兵則是失去了他們的步槍和其它必要的裝備。

5陸戰團因離守衛左右側翼的重型火炮較遠,因而在D-Day當天取得較大的進展。他們在前進機場時遭遇到了中川的第一波反擊。中川的裝甲部隊穿越機場將陸戰隊們擊退,但馬上就遭到陸戰隊所有可用的戰車、榴彈炮、海軍火炮及俯衝轟炸機攻擊。中川所有可用的戰車很快的就遭到擊毀,只留下伴隨其作戰的步兵。

D-Day結束後,美軍僅控制了約2 mile (3km)長的登陸場。最大的進展在南方推進了約1 mile ,但在北方的第1陸戰團在來自The Point的無情炮火下只取得了少許的進展。陸戰隊在D-Day產生了約200人死亡,900人負傷,合計1,100人的傷亡。Rupertus相信日軍在側翼被擊破後會很快的崩潰,仍然沒有警覺到敵人已經改變了戰術。

 

機場/南貝里琉

5陸戰團在D+1日出發奪取機場並且推進至東側的海岸。他們在來自北方高地的重型火炮火力下迅速的通過機場,在前進過程中遭受了慘重的傷亡。在奪取機場後馬上推進到貝里琉的東側海岸,而將南方的守軍留給第7陸戰團去掃蕩。日軍在南方依托著數個碉堡堅守著。陸戰隊在115(46)的高溫下因熱衰竭產生了不少的負傷者。而陸戰隊給供有限的飲水中混入了油則讓情況更加的惡化。但第5和第7陸戰團仍在D+8日完成了他們的目標,控制機場和島嶼的南方。

創作者介紹

徒然草

kawa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