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部份感謝小豬幫忙修正 <(_ _)>

他只是個菜鳥傘兵而且被飛行震憾著 
他檢查他的裝備並確定他的傘包緊綁
他坐著並聽著令人不舒服的引擎咆哮

你不必再跳了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大家都還好嗎? 中士抬頭問著,
我們的英雄無力的回答,然後他們扶他站起
他跳進冰冷的氣流,他的固定索鬆開了
而他不必再跳了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他持續倒數,他大聲倒數,他等待著衝擊
他感覺到風,他感覺到雲,他感覺到嚇人的空投
副傘上的絲線散落 並且 纏著他的腿
而他不必再跳了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傘疆纏住他的脖子,連結繩使他的腦袋爆裂
懸吊線被綁了一個結 纏繞在他瘦小身軀上
降落傘的傘體成為他的裹屍布,他撞擊到地面
而他不必再跳了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那些他曾活過,愛過並且歡笑過的日子 不斷的閃過他的腦中
他想起了在故鄉的女孩,那個曾經被他遺留下的女孩
他想起了醫護兵並且想知道他們找到什麼
而他不必再跳了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救護車在現場,吉普車在狂奔
醫護兵跳下並且歡樂的大叫著,捲起了他們的袖子然後露出微笑
距離上次跳傘失敗已過了一週以上了
而他不必再跳了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他撞上了地面並發出了像木板斷裂的聲音,他的血噴的老高
然後他的夥伴聽到後說 多麼痛苦的死法
他躺在那, 在他混亂的血裡到處滾動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血在傘疆上, 腦漿在降落傘上

腸子從他的傘組懸吊出

他整個很狼狽, 他們抬起他 並從他的靴子中將他倒出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血污,血污,多麼痛苦的死法啊
他不必再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waizumi 的頭像
kawaizumi

徒然草

kawai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